三野名将中,此人曾对粟总拍过桌子,声称要辞职,后来怎么样了?

浏览:675   发布时间: 09月04日

粟司令堪称一代战神,但其实早期军政资历并不特别突出,因此1947年成为华东野战军(三野)副司令员之后,内部有一些人不服他,尤其是原山东野战军的几位老资格将领,时常阳奉阴违,需要陈老总压阵才能镇得住这些将领。尽管如此,敢在大会上公开和粟总叫板,甚至威胁要辞职的将领只有一个。此人是谁呢?

这位名将就是宋时轮。1948年9月,华东野战军派出三十余万大军(含阻援部队),解放山东首府济南。在此之前华野进行了师级以上干部的动员会,地点在济宁。会上宋时轮的第10纵队被安排了他们最擅长的阻击任务,然而宋时轮却铁青着脸,还没等粟司令布置完就插了嘴:我们伤亡太大,打不了阻击战,让别人来打吧。

粟司令解释了这样安排的原因,但宋时轮根本不听:我们每次都被你安排打阻击,别的纵队打主攻,全都有肉吃,我们人没了、武器没了,谁来给我们补充?宋时轮嘴里一直嘟囔着他的那一套,完全不照顾场合。粟司令也板起了脸,告诉对方这是严肃的命令。最后宋时轮拍了桌子,把手中的本子一摔,说了一句:我不干了,我去东北休息。

一个纵队司令,敢在公开场合顶撞野战军领导,这成何体统?事情很快便如实报给了中央军委。主席非常吃惊,也很愤怒,当即给华东野战军司令部回电:宋时轮情节严重,马上撤职查办。粟司令想到主席会严肃处理,但是战前他反而心软了,找到犯了错误的宋时轮,希望与他再谈一次。而此时的宋时轮,也想和粟司令进行沟通,他意识到了自己的行为太过莽撞,没能很好地收敛消极情绪。

宋时轮诚恳地向粟司令进行了道歉,表示不管什么任务,自己都没有意见,一定顺利完成。粟总决定给他机会,又向主席发了一封电报,希望能够暂缓撤职,让宋时轮带领部队先把仗打完,看表现再定处理意见。主席一开始不同意,经过两封电报的沟通,最后主席给出的意见充满了智慧:先保留撤职的决定,但这封电报要给宋时轮本人看,与其讲明。

宋时轮看到主持主席的严厉措辞之后,非常后悔。他知道领导是要动真格的,于是再三写检讨书,向粟总和中央保证,一定把仗打好,再也不犯类似的低级错误。就这样,宋时轮的纵队司令职务保住了,济南战役发挥出色,战后也没有再进一步追究。总攻济南前,宋时轮虽然有抗命行为,但他的军事水平却不像一些朋友评论的那样不堪,其实他还是粟总十分欣赏的一位指挥型将领。

在华野内部,宋时轮可以算是最擅长防御作战的名将。连国军对他都有赞誉:排炮不动,必是十纵。这句话在解放战争期间是十分响亮的。而1949年三野(华野)拥有四个主力兵团,粟总唯独让跟他有过节的宋时轮担任王牌第9兵团司令员,不光给宋时轮升了官,后期还让他承担解放台湾的重要任务(后因故推迟)。20军和27军是三野四大王牌主力军当中的两个,都在宋时轮兵团建制下,可见粟总对宋时轮的期望。

宋时轮确实实力不俗,在山东野战军时期当过参谋长,无论战略战术还是具体带兵打仗都有自己的一套,是三野的一位悍将。粟总是最擅长用兵的战区级统帅之一,他看待战将的眼光是很准的,如果宋时轮没有本事,只有脾气,自然不会把他安排在这么重要的位置上。因此宋时轮虽然有缺点,但还是得到了重用。而粟司令和主席高超的驭人之术,也在这一次事件中得到了充分体现。

主营产品:腻子,其他建筑胶粘剂,砂浆,砂浆添加剂,墙面涂料,其他建筑涂料,PS泡沫塑料及制品,地坪涂料,专用特种胶粘剂,引气剂,混合机,石灰,通用建筑胶粘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