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说《江山谋之锦绣医缘》为什么一枝独秀到如今?

浏览:1528   发布时间: 09月23日

第九章 加一道香酥鸡腿

经过段音离身边的时候,她狠狠的“哼”了一声,气鼓鼓的走了出去。

倒是季氏,笑眯眯的没什么脾气的样子:“阿离别同她一般见识,挽儿就是个小孩子不懂事,你是做姐姐的略微让她一些,三婶在这边多谢你担待她的不是了。”

段音离认真点头:“嗯,我不同她一般见识。”

季氏唇边笑容不变,眸中笑意却渐渐变淡,微微颔首走了出去。

却说段音挽听到这话气的更狠了,幸好被季氏拉着快步离开。

段音离气定神闲的站在原地,半点也不担心被大夫瞧出什么,那毒毒性虽柔和却也是她精心调制,外人并不得知,料那大夫也看不出个四五大六来。

退一步讲,纵是他看出来了也解不了。

回过神来,段音离抬眸望向上首坐着的老夫人,淡声开口:“祖母,阿离今日想出府去。”

她记着拾月的叮嘱,段府不比药王谷,段三姑娘的身份也有别于小谷主,出府之前须得征得老夫人同意,不能擅自去街上乱晃,否则会被人说不懂规矩没教养。

老夫人眉心微低,并未立刻应准:“阿离出府去可是有何事吗?想要什么东西可以差下人买回来,不必自己亲去。”

姑娘家家的,还是少在外走动比较好。

何况三丫头模样太过出挑,若是于外惹出什么麻烦来就不好了。

段音离没说是要出府去给江氏买药,避重就轻道:“逛逛。”

“嗯……”

老夫人沉吟了一下,本想拦阻,可想着她此前一直漂泊在外想来未曾见过长安城的繁华景象,小姑娘嘛,都是好热闹的,她若死命拦着反倒显得她这祖母不通情理似的。

而且……

视线落到段音离那张美艳绝伦的小脸上,老夫人到了嘴边的话就怎么都说不出口。

生的这般漂亮,谁又忍心说出拒绝的话呢。

幽幽叹了口气,老夫人终是点头道:“去吧,只是多叫两个人陪着,逛完了就回来,切勿贪玩。”

段音离俯身应是。

“阿离啊,记得戴一方面纱在脸上,别轻易摘去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在外面别凑热闹少说话,遇事躲远些,知道吗?”

“嗯。”

“还有啊……”

段音离头垂的愈低,仿佛在老夫人的身上看到了拾月年老时的影子,不知她们二人若是对上,谁会把谁给先唠叨疯了。

*

回梨香院用过早膳,段音离便忙着为江氏熬药,约莫到了晌午时分,她才带着拾月准备出门。

只是一只脚还未踏出房门,她便见拾月拿着一方白色薄纱朝她走来,那一刻段音离又似乎透过她幻想到了老夫人年轻时的模样,不止同样爱唠叨,连想法都如此默契。

乖乖将脸遮住,主仆二人一路出了院子直奔府外而去。

坐上马车,段音离伸手往袖管中掏啊掏,掏出了一袋蜜饯,随意拿起一颗送进口中。

她虽爱肉,但素日这些零嘴儿也是少不得的,偏嘴巴又叼,外面卖的那些她不爱吃,这些是三师父亲手做的,临行前给她装了一小坛子,让拾月一路捧来了长安城。

(温馨提示:全文小说可点击文末卡片阅读)

一路逛吃逛吃,马车很快便来到了长安城主街之上,但见千门万户,纷纷朱翠交辉;三市六街,济济衣冠聚集。

段音离让车夫将马车停在了街口,同拾月下车步行,满目百姓相庆,乐太平丰稔之年;四方商旅交通,聚富贵荣华之地。

花街柳陌,众多娇艳名魁。

秦楼楚馆,无限风流歌妓。

拾月跟在段音离身后走着,只觉得眼花缭乱,口中啧啧叹道:“原来这便是长安城啊……想来王母瑶台、蓬山仙阁也不过如此,小姐您说是不是?”

“不曾到过王母瑶台和蓬山仙阁,无从比较。”

拾月撇嘴:“您怎么一点也不激动啊?”

“我又不是初到此地。”

多年之前她便曾随着三师父到过一次长安,虽只停留了短短数日,却也算是见识过天子脚下的富庶景象,感觉……除了人多,还是人多。

不过这里的香酥鸡腿倒是做的十分好吃,让她回去之后惦念了许久。

说话间,主仆二人到了一间名为“保和堂”的药铺门口,这正是段家的买卖,如今由段家二老爷段嵘经营。

段音离去了旁边的酒楼等着,只让拾月进去买了些黄柏。

待到拾月完成任务拿着黄柏去醉霄楼寻人,却见前一刻满口答应不会乱花钱的人点了一桌子的美味珍馐,什么香酥鸡腿、木樨清露、松瓤鹅油卷儿……

拾月扶额,只觉得肉疼。

段音离端端正正的坐在桌边,微微仰头将她望着,潋滟的眸子眨啊眨的,竟难得有些卖乖的意味。

“唉……再这么下去奴婢迟早还得重操旧业上街卖艺……”拾月支撑不住似的一屁股坐了下来。

左右已经点了也不能退掉,拾月便索性想着待会儿定要吃回本来,连渣儿都不能剩。

为段音离倒茶的工夫,她漫不经心的打量了一下四周。

这醉霄楼乃是长安城中最好的酒楼,美酒美味自是不少,难得是其中装潢陈设别出新意,与他处不同。

一楼散台自是不必多表,只是这二楼三楼却各有特色。

秋冬之际,唯有二楼迎客,因着那包间以火墙围合,取暖极佳;而到了春夏之时便只开三楼,各个包间仅以纱幔隔断,上面或绣山石树木、或绣花鸟鱼虫,四面窗开便有穿堂风袭过,清凉便会驱散暑热。

如今天气一日热过一日,这里的优势便愈发显露出来了。

就在拾月短暂失神这么一会儿的工夫,段音离已经第三次向香酥鸡腿出手了。

拾月无语的抿了抿唇:“……吃这么多,不腻吗?”

“不腻。”提到吃的,段音离难得话多了起来,语气生动,连眼神都是亮的,灿若繁星:“这鸡腿色泽金黄鲜艳,外面口感香酥松脆,里面肉质爽滑,入口即化,齿颊留香。

你看这鸡腿之下还铺就了几片梨子,虽是为了妆点摆盘,但鸡肉入口之后细品之下还有淡淡果香,让人欲罢不能。”

拾月:“……”

虽然不是第一次听到段音离如此声情并茂的解说美食,但每每听到,拾月还是忍不住在心下感慨她家小姐口才真好,可惜只长了一个吃的心眼儿,平时却不见她如此侃侃而谈。

没出息的咽了下口水,拾月终是敌不过诱惑朝香酥鸡腿伸出了爪子。

又是听她说、又是看她吃,实在是太折磨了。

段音离吃东西极香,她并不如何狼吐虎咽,相反还是慢条斯理的,看起来十分赏心悦目,而且还特别有感染力,有多有感染力呢,就是有一次拾月明明不饿却还是忍不住跟她一起吃,结果撑吐了。

这主仆二人兀自在这边吃的香,浑然不知她们的对话都被隔壁的人听了去。

傅云墨垂眸看着貂儿面前的那道西湖醋鱼,耳边回响着女子特有的娇软甜音,忽然淡声对一旁的初一吩咐道:“加一道香酥鸡腿。”

(点击上方卡片可阅读全文哦↑↑↑)

感谢大家的阅读,如果感觉小编推荐的书符合你的口味,欢迎给我们评论留言哦!

关注女生小说研究所,小编为你持续推荐精彩小说!

主营产品:腻子,其他建筑胶粘剂,砂浆,砂浆添加剂,墙面涂料,其他建筑涂料,PS泡沫塑料及制品,地坪涂料,专用特种胶粘剂,引气剂,混合机,石灰,通用建筑胶粘剂